8K技术加齐白石画风 水墨动画《秋实》征战柏林

2020-02-12

8K技术加齐白石画风 水墨动画《秋实》征战柏林

8K技术加齐白石画风 水墨动画《秋实》征战柏林


近日,第70届柏林电影节公布了入围片单,中国水墨动画电影短片《秋实》入围新生代单元,这也是自1982年和1984年中国动画《三个和尚》《鹬蚌相争》分别在柏林国际电影节获短片银熊奖后,中国动画再次进入柏林电影节的视野。


《秋实》由孙立军导演,张春景、沈永亮参与主创,历时两年创作而成。讲述一只蝈蝈为秋后的蛰伏储藏食物,在天敌的威胁、同伴的捉弄下,它颗粒无收,然而在绝境之下却阴差阳错地收获了食物。《秋实》在继承中国水墨动画优良传统的基础之上,在审美表达、动画表演、视听语言上都进行了创新与探索,同时,它还将传统水墨技法与现代8K技术完美融合,用全新的视听语言“复兴”告别观众多年的水墨艺术。

新京报独家专访了《秋实》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听他揭示《秋实》的探索和制作过程。


[技术]蝈蝈翅膀的贴图,团队修改了近一个月

水墨画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形式之一,早在20世纪60年代,以上海美术制片厂为首的艺术家和老前辈们就已经将水墨画与动画制作相结合,诞生了《小蝌蚪找妈妈》《牧笛》《鹬蚌相争》等一系列的优秀水墨动画作品。中国动画学派尤其是水墨动画开始在国际舞台上独放异彩,迎来了艺术高峰,也让中国传统绘画的写意之美通过动画表现出来。但水墨画的动画工序复杂、制作周期长、对于画师的专业能力要求极高,上世纪90年代前后中国水墨动画陷入了漫长的沉寂期。


16岁的时候,孙立军学习过齐白石“工写兼顾风格的画法”,一直对水墨画非常感兴趣,对于创作一部与全新技术相结合的水墨动画的想法,孙立军坚持了多年。2018年底,孙立军带领着自己的硕士生和博士生用业余时间展开了构思和制作。


《秋实》不仅仅是一部水墨短片,也是北京电影学院师生们的一次实验项目。短片以齐白石的画风为原型,同时将水墨画大师的画作作为参考,再加上团队美术的设计,共同奠定动画基本风格。在整个的创作过程中,制作团队在中国动画学派的创新方面也做了不少研究,比如解决相互矛盾的散点透视和焦点透视结合问题;传统水墨画大多以黑白水墨为主,但《秋实》中加入了彩色,怎样将色彩更好地融合。同时,《秋实》首次将8K技术与水墨动画相结合,8K技术的制作难度比较大,片中很小的蝈蝈翅膀的贴图,团队就前前后后修改了近一个月。


在孙立军看来,8K的清晰度远超过传统35mm胶片,视觉上更加清晰丰富,观众能够在影院大银幕上身临其境地看到水墨在宣纸上呈现的效果,最直观的感受到画质之美。同时,传统水墨动画重点是表达写意,很少能够做到表现细节,8K能在表现大写意的景的同时,刻画出草虫的细节。这些草虫在生宣纸上呈现的工笔效果,与8K发挥出的电脑动画优势相结合,让画面更加生动细腻,尤其在影院屏幕上,能看到更多草虫的细节,也解决了传统水墨动画无法解决的问题。


此外,中国画讲究留白写意,但对于观众来说,保留这些水墨画中的留白让观众自己去想象是比较有难度的,因此《秋实》的制作团队在基本创作观念上希望能够发挥出电影的视听语言而不是国画的绘画语言。在《秋实》中,利用了比较接近电影短片镜头设计和调度的纵深旋转的手法,这在以前的水墨动画创作中是无法做到的。


[前景]三大院校动漫实验班培养人才,也需要培养观众

沉寂多年的水墨动画,已经被观众和制作团队遗忘了吗?


孙立军透露,四年前,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参与了教育部的“三校动漫实验班计划”,在这个实验班计划结束之后,2016年北京电影学院的动画学院又成立了以《三个和尚》导演阿达命名的“阿达动画实验班计划”,实验班优中选优,在入学近100个学生中选拔15个进行卓越人才培养,现在已经有四届本科生,北电聘请国内外和本校优秀师资教学,并给予资金支持,这些学生在去年完成的作品已经获得国内外奖项十几个。像这样的实验班计划,北电每年都会陆续开展。


“电影的历史也只有100多年,影像尤其是电视这门艺术我们通常说是快餐式的,适合制作成本低廉耗时较短的项目。美国和日本有着丰富的产业制作经验,在版权保护、产业模式方面都值得我们学习,类型也多样。这些年日漫和美漫在中国培养了几代消费者,我们想创作出属于本民族的作品还是面临着非常大的难度。我们希望在培养人才的同时也对原创动画有一些正常扶持,也能够培养出更多的观众。”

[挑战]想要制作水墨动画长片,还有一定难度


目前,国内已经有不少制作公司在制作水墨动画短片,今年5月份,孙立军的团队也预计完成第二部短片作品《立秋》,这部作品在技术和内容方面都会有新的提高。

然而在孙立军看来,水墨动画由于水墨自身的特点,并不适合做影院长片;同时其独特的制作难度,也让制作长片作品在短期内更加难以实现。


孙立军说道:“水墨画以黑白为主,强调墨分五彩,如果在银幕上看到90分钟的黑白画面,可能不太符合当下市场需求。而且水墨本身在宣纸上的特点决定了水墨画的难度,它的晕染是不可控,也是因为这种不可控才让水墨画产生了魅力,但一旦变成叙事作品要讲述故事、刻画人物,把观众带入到情节和故事中,这些纯美术的风格就会随之削弱。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希望通过短片来制作出更多样的作品,让更多人了解水墨动画。以《秋实》举例,《秋实》中的蝈蝈是彩色的,在制作上有难度,如果是没有国画和水墨画基础的动画师,很难掌握住这种风格和味道。而让几百名画师都具有这样的能力,做90分钟统一画风的作品,也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想要制作水墨动画长片,还是有一定难度。”


在孙立军看来,作为陪伴了几代人成长的水墨动画,怎样让更多人感受到其独特的审美、意境,同时满足最新的制作技术发展,还需要中国动画人的不断探索。“我相信我们能够打动柏林电影节评委们的,也是用最前沿的技术继续走民族化道路,表达民族化的思想。我们这次制作用的都是大众化的软件,短片也带有一定的科研性质,解决传统艺术与现代技术如何结合最终完成影像达到技术标准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希望在人才培养方面给高校和创业团队更多可借鉴经验。”